您的位置 首页 新闻

欧盟就纳瓦利内中毒事件对俄追加制裁,俄对欧或进入“反守为攻”阶段

▲图为博雷利在欧盟外长理事会会议结束后的新闻发布会上发言。 | 视频截图

欧盟就纳瓦利内中毒事件对俄追加制裁,俄对欧或进入“反守为攻”阶段

▲图为博雷利在欧盟外长理事会会议结束后的新闻发布会上发言。 | 视频截图

欧盟外长理事会会议22日决定,将对与俄罗斯反对派人士纳瓦利内事件有关的俄方人员追加新的制裁,目前制裁名单尚未公布,欧盟外交和安全政策高级代表博雷利称,欧盟将在一周内给出详细的制裁方案。俄罗斯外交部当天强烈批评欧盟这一决定。

围绕纳瓦利内相关事件,近日俄罗斯与欧洲关系急转直下,俄外长拉夫罗夫甚至表示“不排除与欧盟断绝关系的可能性”,但“选择权在欧盟”。

从时间节点来看,本月22日的欧盟外长会以及接下来将于3月25日至26日举行的欧盟峰会将成为欧盟酝酿对俄新动作的重要时间点。外界普遍认为,来自欧洲的制裁在所难免,而俄罗斯也将争锋相对。

分析人士认为,2021年对俄欧关系而言将是悲观的一年。

欧盟将首次动用对俄制裁新机制

与以往来自欧洲方向的制裁压力不同,此轮欧盟对俄制裁将首次动用新的机制。博雷利22日在欧盟外长会议上提议,将利用“欧盟全球人权制裁制度”对俄方人员实施制裁。

所谓“欧盟全球人权制裁制度”又被称为欧洲版的“马格尼茨基法案”,后者主要聚焦于与俄罗斯相关的人权问题。“欧盟全球人权制裁制度”则是欧盟用来对全球范围内严重侵犯和践踏人权的个人、实体、机构实施制裁的新规则。按照博雷利的提议,俄罗斯政府在纳瓦利内事件中的做法适用于该规则,欧盟将在一周内,通过欧盟理事会书面审批后,对俄施加正式制裁。

据媒体披露,此次被列入制裁名单的有4名俄方高官,来自俄调查机构、监狱系统和武装部队,他们将被禁止入境欧盟,且这些人在欧盟境内的资产也将遭到冻结。

“欧盟外长”在俄遭遇“外交滑铁卢”

被称为“欧盟外长”的博雷利此番提出的制裁方案既是欧盟的既定对俄政策选项,也与其本月早些时候在俄罗斯首都莫斯科遭受的“外交滑铁卢”有关。

2月4日至6日,博雷利访问莫斯科期间曾要求俄方无条件释放纳瓦利内,遭到拒绝。不仅如此,俄方还于5日以涉嫌支持纳瓦利内参与反政府活动为由,宣布来自德国、波兰和瑞典的三名外交官为不受欢迎的人。

展开全文

欧盟就纳瓦利内中毒事件对俄追加制裁,俄对欧或进入“反守为攻”阶段

▲2019年12月4日在德国柏林拍摄的俄罗斯驻德国大使馆。 | 新华社发

在离开莫斯科后,博雷利在“世界之窗”发表题为《我对莫斯科的访问以及欧盟与俄罗斯关系的未来》一文,透露自己与拉夫罗夫的会谈气氛“十分紧张”,并谴责俄方举行的联合记者会“具有挑衅意味”。博雷利在文中批评俄罗斯正逐步与欧洲脱钩,“我们正处在十字路口”。

针对博雷利的“控诉”,拉夫罗夫将事态恶化的责任方归结为欧盟,他称欧盟正在“打着多边主义的幌子推行西方例外”,认为“这就是一个虚伪且不可信的伙伴”。本月15日,拉夫罗夫还表示,俄方必须为与欧盟关系的任何事态发展作准备,如果欧盟将对俄罗斯施加的制裁给俄经济带来风险,不排除与欧盟断绝关系的可能性。

欧盟就纳瓦利内中毒事件对俄追加制裁,俄对欧或进入“反守为攻”阶段

▲2月23日,俄罗斯总统普京(左二)在俄罗斯莫斯科参加祖国保卫者日纪念活动。 | 新华社发

俄欧关系将在冰点徘徊

法国《费加罗报》称,俄罗斯的西方政策正在转守为攻。莫斯科卡耐基中心23日也发表文章认为,2021年对俄欧关系而言是悲观的一年,但是对俄罗斯的欧洲政策来说,却是反攻的开始。

文章的作者萨宾·费舍尔认为,今年9月,俄罗斯将迎来国家杜马选举,这是2024年总统大选前俄罗斯最重要的国家级选举。前有白俄罗斯大选之鉴,费舍尔预测,国家杜马选举结束前,俄欧关系将一直在冰点徘徊。

俄罗斯政治分析师弗拉基米尔·弗罗洛夫日前更为具体地分析了杜马选举前的俄罗斯对西方政策取向——分而为之,重点出击。弗罗洛夫总结为“原谅美国,忽视法国,惩罚德国和欧盟”。

外界普遍认为,拜登时代的美国将重回加强欧美同盟关系的多边主义框架,这对俄罗斯来说并不是个好消息,不过尽管拜登上台后仍对俄罗斯措辞严厉,但也在军控等核心战略问题上与俄方寻求合作。弗罗洛夫认为,“原谅美国咄咄逼人的言辞,寻找重新开始的机会”才是俄罗斯正确的对美策略。

法国方面,尽管也对俄罗斯频频批评,但作者认为,相对于两国在利比亚、叙利亚等问题上的共同利益,干扰的声音似乎可以忽略,“只要保持战略耐心,法国是个不错的伙伴”。

重点就是德国和欧盟。在莫斯科看来,德国总理默克尔是此次纳瓦利内事件的“始作俑者”,德国在担任轮值主席国期间,默克尔高调地把中毒的纳瓦利内接回柏林,并数度以人权为由向莫斯科发难。尽管在“北溪-2”项目上,两国还在寻求合作,但在所谓“人权”事件上,德国扮演的欧盟支柱角色让俄罗斯大为光火。

弗罗洛夫认为,无论是默克尔本人还是此次酝酿制裁的欧盟,都是俄罗斯首先要反击的对象。因此,未来俄欧双边关系恶化的可能和程度都难以预估。

虽然外界对俄欧关系前景悲观,并不意味着双方已经势如水火。近日俄罗斯国际事务委员会主席、前外长伊戈尔·伊万诺夫在《俄罗斯报》刊文呼吁,虽然近年来,俄欧发展失去动力,但仍有很多合作余地,伊万诺夫认为俄欧关系应建立在战略需求而非情绪对立的基础上。

作者:刘畅

编辑:沈钦韩

*文汇独家稿件,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聚合资讯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sdsanjiang.com.cn/30616.html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